• 星辰璀璨顾星星姜辰小说by难得糊涂免费试读

    时间:2022-09-22 20:40:51作者:难得糊涂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星辰璀璨问是作者难得糊涂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,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,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爱蹦哒,长的又嫩,大火过几年。后来公司各种压榨,不做人。我哥...

    星辰璀璨顾星星姜辰小说by难得糊涂免费试读

    我哥最近学坏了。喝酒吸烟,夜不归宿,还往家里领陌生男人。我上一秒刚爬上床,想找枕头。却感觉手掌啪一声拍在了一张人脸上。

    下一秒就被人踹到了床底。男生的声音清冷低沉:“顾哥,你家里有位女流氓。”我:???大哥,搞搞清楚,这是我的床,顾一是我哥,你才是流氓。

    我哥是个过气歌手。

    当年选秀出身,歌唱的好,爱蹦哒,长的又嫩,大火过几年。

    后来公司各种压榨,不做人。

    我哥年轻气盛,一怒之下和公司解约了。

    不靠家里,自己挣钱还了五、六年才还清违约金。

    那段时间,为了谋生,他还偷偷找我借钱养过猪。

    当然,后来赔的苦茶子都不剩。

    卖不出去的小乳猪倒是可可爱爱的。

    都让我烤着吃了。

    巅峰岁月就这样蹉跎,一晃就是三十五岁。

    就在我们全家都以为我哥要接受现实,老老实实回家继承家产的时候。

    我哥开始作妖了。

    平时滴酒不沾的他每次回家都带着酒气和烟味。

    有的时候甚至直接不回家!

    我妈悄咪咪找到我,「星星,你哥一定是被人带坏了。在咱家,他就听你一个人的,你帮帮妈妈,探一探他。」

    王母娘娘发话,我哪敢不从。

    于是,我在月黑风高之夜杀到了我哥家!

    没有烟酒,没有派对,没有漂亮小姐姐。

    迎接我的只有五彩斑斓的黑暗和寂静中钟表的咔哒声。

    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    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  既然来都来了,我凭着记忆打开了我的房门。

    爬上床,掀开被子,钻进去准备睡觉。

    嗯……

    我的枕头呢?

    我在床铺上拍来拍去找枕头。

    忽然啪一声,手掌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,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  我轻轻捏了一下,还没来的好好体会手感。

    下一秒,就直接屁股挪地,身体腾空,被人踹到了床底。

    黑暗中一团模糊的影子坐了起来,影影绰绰,看起来格外庞大。

    像极了鬼片中的场景。

    我强忍住尖叫,脑子里爆炸性的闪过无数片段。

    我踉踉跄跄想跑过去开灯,却被鬼影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    我吓得浑身汗毛倒立,一动不敢动。

    鬼影淡淡开口,「别开灯,没穿衣服。」

    是个男鬼!还是个变态裸鬼!

    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。

    鬼影的声音有些哑,像是没睡够。

    「你怎么进来的?」

    我小声回应:「这是我家。」

    鬼影轻笑一声,「顾一和你什么关系?」

    我:「他是我哥。」

    鬼影打了个哈欠:「证明一下。」

   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鬼看起来无精打采的,我仿佛不那么害怕了,说话中气也足了。

    「他是我哥,有什么好证明的!你不信就问我几个问题。」

    鬼影:「顾一的生日?」

    我:「……九月……八号?」

    黑暗中,鬼影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。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这笑声格外……勾人。

    鬼影抽出手机,屏幕微弱的亮光隐隐勾勒出他下颌线的轮廓。

    倒是挺好看的。

    我一时间有些入迷。

    电话拨通。

    鬼影:「顾哥,你家里有位女流氓。」

    我:???

    大哥,搞搞清楚,这里是我家,顾一是我哥,你才是流氓吧!

    很快,我的房门就被打开了。

    一束光打在我脸上。

    微弱灯光中,我哥穿着睡衣,猫着身子,头发凌乱。

    手里还拿着不知道从哪捡的木棍子,眼神警惕地扫视着整个卧室,像个觅食的大耗子。

    有一种脑干缺失的美感。

    顾一:「女流氓在哪?」

    我:「Hi~」

    我哥转过头和我打了个照面,凶狠的眼神秒变迷茫。

    此情此景,无声胜有声。

    2

    毕竟几个月没见了,我本想冲过去给我哥一个拥抱。

    但无奈鬼影握着我的手腕,不撒手。

    我只能站在原地,甜甜脆脆的叫了一声:「哥。」

    顾一收起木棍,盯着我,笑容浮现:「星星?」

    我叫的更甜了:「哥哥!」

    我哥也很配合的深情回应:「星星!」

    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了,想必鬼影已经见识到了血浓于水的伟大力量。

    但是鬼影丝毫没受影响,语气还带着些没睡醒的平淡。

    「顾哥,她说你的生日是九月八号。」

    ……气氛骤然沉寂。

    我干笑了两声:「难道不……不是吗,哥哥?」

    顾一立刻黑了脸:「哪来的女流氓,我不认识她,轰出去。」

    我:「……」

    嗯,有点亲情,但不多。

    顾一把我提溜了出去。

    明暗交错中,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鬼影的脸。

    皮肤极白,五官立体,垂着眼眸,像个勾魂的妖精。

    还有就是,他好像真的没穿衣服。

    我正想仔细看看锁骨以下部位,却被鬼影逮了个正着。

    我连忙收回眼神但还是不小心和他四目相对了一下。

    完了,这下真成女流氓了。

    鬼影在卧室穿衣服。

    客厅里,我扯了扯我哥的衣袖,声音娇滴滴的。

    「我亲爱的哥哥,人家保证以后再也不把你的生日记错了嘛。」

    顾一的面色有些缓和:「我说过多少次了,我的生日是八月九号!八月九号!八月九号!顾星星,我是不是你亲哥?你的记性呢?是不是被……」

    我可怜巴巴的撒娇:「被我的大明星哥哥吃了。」

    顾一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,拍了拍我的脑袋。

    我哥这个男人最好哄了。

    只要喊他一句大明星,他就乐的北都找不着。

    这茬算是揭过去了。

    轮到我挺直腰板了。

    我秒变严肃:「顾一,交代一下,你最近怎么回事。」

    顾一眼神飘向别处:「啊,什么?」

    选择性耳聋是吧。

    我踮起脚,揪住他耳朵,加大了音量:「喝酒吸烟,夜不归宿?还随便领陌生男人回家!嗯?」

    顾一比了个「嘘」,明显底气不足,声音都弱了很多。

    「瞎说什么,什么陌生男人!这是你成哥的弟弟,刚和姜成从国外回来。」

    成哥?姜成!

    十几年前选秀期间和我哥是公认的全网 cp 的那个姜成!

    我捂着嘴:「你俩,旧情复燃了?」

    顾一挑了挑眉:「什么叫复燃,我俩的友谊之火就没灭过。」

    我刚想说话,鬼影从卧室走了出来。

    我和顾一同时噤声,看向鬼影。

    简简单单的白 T 黑裤,勾勒出少年的轮廓。

    身材高挑,宽肩窄腰,目测超过了一八五。

    怪不得在黑暗中会那么大一坨。

    皮肤果然很白,瞳仁黑且亮。

    内双的眼睛看人时给人一种懒懒散散又冷冷淡淡的感觉。

    像是没睡够。

    鼻梁高挺,薄唇,粉粉的,嘴角挂着浅浅的弧度。

    ……这个流氓似乎有些过分好看了。

    3

    我一直知道姜成哥很帅,当年选秀期间靠着容貌还上了回热搜。

    但是没想到,姜成他弟,也帅的这么离谱。

    如果说成哥是根正苗红,满身正气的大帅哥。

    他弟简直就是魅惑人心的小妖精。

    但这小妖精的劲可真够大的,我屁股现在还疼呢。

    我盯着鬼影,鬼影看着我和顾一,顾一看着我和鬼影。

    氛围尬住了几秒。

    我哥率先打破了僵局,问的小心翼翼:「你俩没发生什么吧?」

    鬼影挂着礼貌的微笑,回答的很干脆:「没有。」

    没有?

    虽然他长的很帅,但是踹我一脚也是不能原谅的!

    我凑到鬼影旁边,小声道:「你踹我,还扮鬼吓唬我,你忘了?」

    鬼影朝我微微偏过头,迷人的侧脸暴露在我的视线下。

    我甚至舍不得眨眼。

    果然是年轻,这皮肤,嫩的能掐出水。

   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隐约有几道不明显的红印子。

    「姐姐,想想动手之前发生了什么。」

    他的声音极低,声线清冷。

    但此刻听着却有些漫不经心的撩人。

    加上距离又近,简直像是贴着我耳朵讲话。

    短短一句话,酥麻感便从耳根蔓延到我的全身,也勾起了我的回忆。

    当时我太害怕了,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  现在仔细一想,他踹我之前,我好像拍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……

    那个高低不平的触感……很像是人脸。

    难道,我扇了他一巴掌?

   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鬼影,鬼影正巧也在看我。

    我给了他一个疑惑的表情,他下巴轻轻点了一下。

    眼神里透着些无奈和……浓的化不开的睡意。

    得到确认后,我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呛住了,脸颊迅速烧红。

    深更半夜,睡的正香却被人一巴掌扇醒。

    这一脚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可原谅。

    我低下头不敢直视鬼影,但他的眼神似乎一直落在我身上。

    顾一:「小辰,你刚从国外回来,还在倒时差,快回去睡吧。」

    鬼影看了看我,嘴角漾出一抹浅笑,「顾哥,我还是在沙发上睡吧。」

    大概是内心的愧疚作祟,我伸手推了推他。

    「今晚允许你睡床,不用谢。」

    天地为证,我一开始真的只想推他的背。

    但可能是熬夜太多加上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。

    我的手如同装有定位一般准确落在了鬼影腰部以下的位置,还拍出来了声音。

    像极了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。

    顾一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圈,看口型好像在说「女流氓」。

    我直接愣在了原地,身体僵硬,低头看手。

    它已经两次落在不该落的地方了。

    这不听指挥的色手,不要也罢。

    鬼影转过身看着我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
    声音因为睡意而带了些含糊的温柔。

    「姐姐,别打我,都听你的。」

    ……

    他似乎理解错了。

    不过,这不重要。

    重要的是,我好像该死的心动了。

    困到失去理智的小妖精,谁特么能拒绝!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