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主角屠昭昭小说-学霸高考也需要逆袭屠昭昭章节阅读

    时间:2022-09-22 22:37:24作者:二哈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精品小说《学霸高考也需要逆袭》是二哈写的言情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屠昭昭,书中主要讲述了:被大货车撞了出去。满身的鲜血。我看着路边嚎啕大哭的小孩,完成了警察生涯的最后一件使命。可现在,我重生了。在秦海一中高...

    主角屠昭昭小说-学霸高考也需要逆袭屠昭昭章节阅读

    当我拿着清华录取通书,跟姑母一家说「滚出去」的时候。所有人脸都绿了,包括心中那个爱我护我的祖母。

    不过没关系了,这一次我是屠昭昭,谁也别想偷走我的人生。

    从被货车撞飞的疼痛中醒来,浑身的骨子里都渗出细密的痛。

    我看着黑板上鲜红的高考倒计时 100 天的字样,那样刺眼。

    明明上一秒,我还在巡逻的时候,飞奔向不远处飞驰而来的红色货车,将吃糖的小孩奋力推到路边。

    「嘀嘀——」

    来不及躲闪,我直直地被大货车撞了出去。

    满身的鲜血。

    我看着路边嚎啕大哭的小孩,完成了警察生涯的最后一件使命。

    可现在,我重生了。

    在秦海一中高三教室里。

    秦海市的冬天还是这么冷。

    我裹紧已经洗得泛白的校服,手扶着剧痛的额头,揉了揉,擦掉了额角的汗珠。

    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没人注意到我。

    安静的教室中满是沙沙的写字声。

    手里拿着一把刚刚及格的测试卷,眼圈红了又红。

    这是我费了心思挑挑拣拣才调好的分数,既遂了陶柔婉的心愿,又不会让老师看出端倪。

    我抓起那些试卷用力扯碎了,一把丢进垃圾桶里。

    真是可笑

    教室里本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问题的同学,齐刷刷地看向我。

    就像看一个疯子一样。

    也有人忍不住讥讽:「考不好就拿试卷撒气,屠昭昭,你可真逗。」

    「你还以为你是那个全市中考状元呐,都是几辈子的老黄历了,能不能别装了啊。」

    「也不知道她这个样子给谁看,好笑!」

    ……

    我朝着教室第二排中间位置看去,陶柔婉施施然地坐在那里,看着我满脸鄙夷。

    那个位置是班主任设置的第一名专座。

    是我的,我都要拿回来。

    2

    放了学,我没等姑母下班顺便来接。

    直接自己回了家。

    开门进屋,一阵阵的烟熏雾绕,劣质烟的气味,拥挤着像鼻子里钻。

    我冲进客厅,赶紧打开窗户。

    这屋子里才又有氧气扑了进来。

    我看了一眼沙发上一手着烟,一手攥着啤酒瓶的男人。

    恶心得想吐。

    客厅里已经堆满了空的酒瓶,那男人很显然是被我踢得不停作响的啤酒瓶给吵醒了。

    「小兔崽子,回来了也不知道叫人,楞杵在那里鬼一样,吓老子一跳!」

    说着又将一只拖鞋直冲我面门砸了过来。

    我早料到他会动手,稍一侧身就躲了过去。

    关上了卧室的门,也没管客厅里传来的叫骂声。

    从书包里拿出今天的作业。

    3

    一共是六科,八张卷子。

    数学两张,英语两张,语文政治历史地理分别一张。

    从前,我都是自己在纸上先做一遍,再挑几道白痴问题写上去。

    用来维护我学渣的人设。

    现在不用了。

    答案从我笔尖顺畅地出现在试卷上,就像是一个个能打败坏情绪的盾牌。

    做题的时候,我才能无所顾忌地做自己。

    自从爸妈出了车祸之后就更是了。

    姑母一家鸠占鹊巢,住我家用我家。

    陶柔婉是万年老二,在我面前一直没什么存在感。

    可是姑母,祖母都叫我让着她。

    我妥协了,我什么都给她,甚至连清华录取通知书和我的身份都让给了她。

    那天我坐在陶柔婉升学宴的角落里,拿着印着陶柔婉大名的职业技术学校通知书。

   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,以她的成绩,清华很难,但一个普通一本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  她只是想永远把我踩在脚下罢了。

    如果不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又考上了警察,真不敢想,我的人生会是怎样的。

    4

    「柔柔,吃饭啦。」

    我放下笔,看了一眼时间。

    四个小时。

    好久没这么畅快地写过作业了。

    相比之前的速度还是退步了。

    陶柔婉坐在正中间,姑父姑妈轮番着夹菜。

    我拿着碗走过去,坐在圆桌对面,甚至没人抬头看我一眼。

    「柔柔啊,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啊,老师说清华北大有希望吗?」

    姑父也只有对陶柔婉,才会和声细语的说话。

    「肯定是第一啦,老师倒是没说,但我觉得一定没问题。」

    我忍不住在心里冷哼。

    就以您老的成绩,别说清华了,只能在班里拿个第一罢了。

    连年纪第一都不是,还好意思说清华北大。

    真当清华北大是你家开的了不成。

    男人听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,松弛的皮肤挤出一脸褶子。

    又往嘴里送了一口啤酒。

    「还得是我陶大治的闺女呀,脑瓜好使,不像别人,再努力也没用。」

    说着还瞥了我一眼,一脸嘲讽。

    5

    星期二的数学课安排在了下午。

    数学老师那个顶着如灯球般闪耀头颅的老头,夹着一沓卷子走进教室时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  「昨天的作业啊,有一道题题干是错的,我忘了提醒大家。」

    「但是,值得表扬的是,全校 28 个班,我们班有一个人在找出题干的错误,并且改正之后,又把题给答对了。」

    教室里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    「谁呀,这么厉害!」

    「那肯定是柔柔啊,咱们班除了她,也没人会这么聪明了。」

    陶柔婉的小跟班得意洋洋地扬着脸。

    数学老师示意大家安静,从一沓试卷里抽出来一张,拿在手里晃了晃。

    「是,屠昭昭。」

    「来,拿你的试卷。」

    全班突然安静下来,刚才咋咋呼呼的小跟班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  陶柔婉的脸比锅底还黑。

    我笑了笑,看着满卷的对号。

    6

    下课之后,数学老师还特意跟我说,

    「你班主任找你,叫你去办公室一趟。」

    「听说你的各科作业都完成得非常好,估计是表扬你的。」

    可爱的小老头冲我笑得跟朵花似的。

    站在办公室门前,我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还是敲门走了进去。

    「老师。」

    我站在班主任李老师办公桌前。

    李老师是个年轻的男老师,最是有一手管理班级的办法。

    若不是年纪太轻,一定会是带实验班的。

    他听见我说话,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着我。

    笑得很温和,

    「昭昭啊,要求上进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采取不正当手段,可就不应该了。」

    我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脸,释然地笑了笑。

    他还是这样自以为是,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通透的样子。

    就像以前他带着全班孤立我那样。

    一点都没变。

    我也冲他笑了笑,「老师你在说什么呀,我没听懂。」

    「您这是在怀疑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吗?」

    可能是当了警察之后,连笑容都有威慑力了。

    我清楚地看见李老师看着我一愣。

    随即暴怒开口,

    「你这是什么意思啊!」

    「现在老师也说不了你了吗!抄作业也就算了,就你这态度,是个学生的样子吗?」

    「不敬师长,你跟那些小混混有什么区别。」

    「把你家长给我叫来!」

    他把书在桌子上摔得震天响。

    双手叉着腰,在我面前走来走去。

    同办公室的老师看我顶撞他,表面上都装着云淡风轻,其实心里都乐开了花。

    班主任平时巴结领导,恶意竞争,为了平均分第一不择手段。

    我知道他的同事们也不满很久了。

    甚至还有两个女老师开口替我说话。

    尤其是数学老师,耷拉着一张脸,忍不住和班主任呛了起来。

    「李老师,不是我说你,你这样质疑一个学生不是很好吧。」

    「屠昭昭同学昨天的试卷我看了,那道题干错误的题,全校就只有她一个人答对了。」

    「怎么能说她是采取不正当道手段呢?」

    「别忘了,昭昭可是全市中考第一考进来的。」

    我看着小老头不高兴的脸。

    实在没想到他愿意这么维护我。

    7

    班主任还是决定要叫我的家长来学校。

    嘟嘟嘟——

    电话那头传出的占线声清晰可闻。

    我就知道姑母一定不会接就对了。

    我朝着班主任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    「别打了老师,不会有人来的。」

    「您不是不信我吗,下个月月考我能考年纪第一,是不是就能自证清白了。」

    「就你,还想考年纪第一,就在咱们普班,你还是班里倒数呢,哪回不是你拉班里平均分的后腿。」

    「更别提还有实验班,火箭班,卓越班和清北班了。」

    「年纪第一?我看你是做梦第一。」

    「这您就别管了,我屠昭昭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。」

    我说完就从办公室里退了出去。

    路过光荣墙的时候,我看了一下。

    现在的年纪第一是清北班的江浩宇,总分 709。

    我瞥了一眼,分数旁边的照片。

    那是一张俊秀的脸,白白的,戴着一副金框眼睛。

    啧……这人,怎么这么熟悉。

    在哪儿见过?

    8

   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跟陶柔婉一起上下学了。

    但是这件事谁也没提过。

    已经被默认了。

    我每次都会绕一段路避开陶柔婉,独自先回家。

    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  经过这几天我的课堂和作业表现,老师同学已经对我隐隐有些改观了。

    听我的社牛同桌说,同学们之间赌我能考第一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。

    刚下完雪的秦海,白茫茫的一片,很是安静。

    尤其是我每次抄近路的小巷,更是很少见人。

    我拿着手里的历史知识点,边走边看。

    没有注意到一群打扮怪异的女生跟了上来。

    当我被那群可以称作是「小混混」的女生堵在墙角的时候。

    内心毫无波澜,看着她们的装扮甚至有点想笑。

    她们一定不知道,就她们现在的打扮,在后来被嘲笑了多久。

    几个人叽哩哇啦的开口说了很多。

    总得我也听明白了。

    大概就是说,让我认清自己的身份,在学校里别装。

    老老实实地当个倒数,就可以不动我,若是还敢想第一的位置,见我一次打我一次。

    我一把拿过为首红毛女手里我的历史知识点,「嗯」了一声就要走。

    绝不是因为人多我怕了。

    我一个警察局劳模,面对一群不懂事的小孩,我是怕真动起手来她们讹我。

    显然,虽然我这样觉得,但有人不这样觉得。

    巷口的陶柔婉冒出了脑袋,朝红毛女使了个眼色。

    红毛女冲上来拉住我的书包,一巴掌扇到了我的头上。

    边动手边骂,其他人见状也都围了过来。

    我用手护住头。

    好,这可是你们先动手了。

    最多我也只算是个正当防卫。

    我三两下脱掉书包。

    正想反抗。

    9

    「喂,人要学会适可而止。」

    一个清冷得甚至有些阴鸷的声音从另一端巷口传来。

    我向音源处望去。

    穿着白色校服的少年逆着光站着,看不清模样,但脸色阴沉得吓人。

    还拿着一块砖头,在手里传来传去。

    我看着,显然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架势。

    红毛女看了一眼抱着头正准备反抗的我,识相地说了句:「撤。」

    一群人向另一端跑去。

    男生将砖头随手一扔,扭头就走。

    我赶紧捡起书包追了上去,跟在他身后。

    毕竟活了两世,这是头一次有人护我,一定要道谢才是。

    「哎,谢谢你啊同学。」

    ……

    「你也是秦海一中的吗?我也是。」

    ……

    「我是 6 班的,你呢?」

    ……

    好吧,如果不是听过他说话,我真的会把他自动划成哑巴。

    行吧,人家不领情,我也没办法。

    见他不回答,我又说了声谢谢转头要走。

    可就在我转头的那一刻,他回身叫住了我「哎。」

    「6 班是普班吧,我不会喜欢你的,你成绩太差。」

    ……

    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,又默念了无数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

    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。

    「有病。」

    我回头,一张清冷的脸出现在我面前,白白的,高挺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框眼镜。

    ……

    江浩宇!

    年级第一江浩宇!

    我向后退了半步,一些恶趣味不经大脑反应脱口而出。

    「那我要是成绩超过了你,你就会喜欢我?」

    我承认,我是有被他美貌迷惑的成分。

    少年面色不改,只有耳根红得像天边的绯霞。

    10

    其实这次月考,最紧张的是陶柔婉。

    自小她就事事都不如我。

    前父母在的时候,姑母一家为了让爸爸救济。

    待我恨不得比亲闺女还亲。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