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栀念难控小说目录阅读-栀念难控全文免费看

    时间:2022-09-22 22:40:08作者:花和尚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男女主是许栀祁连骋的言情小说叫《栀念难控》,是由网络作家花和尚倾力所写。讲述的是身后,冷冷对她说了这句话。许栀藏在被褥下的手用力攥紧,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。爷爷不会同意的。你少拿爷爷压我。祁连骋皱着眉...

    栀念难控小说目录阅读-栀念难控全文免费看

    第一章

    “我们离婚吧!”

    刚还和她亲密无间的男人,在抽身后,冷冷对她说了这句话。

    许栀藏在被褥下的手用力攥紧,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。

    “爷爷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  “你少拿爷爷压我。”祁连骋皱着眉,眼眸更冷了,“爷爷那里你以后也不用去了,离婚的事,我自会和他说清楚。”

    她望着祁连骋厌恶的神情,心里有种感情,仿佛也在一点点的流失。

    这么多年了,果然还是不行。这个男人的心里,从来就只有那个女人。

    积压在心口的情绪顷刻间崩塌,许栀不顾身上的光果,就这样跳下了床。她站在祁连骋的面前,紧紧的握着拳头。

    “你就这么想要把安冉娶回家吗?”

    祁连骋看着她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,怔了一下,这两年虽然迫于爷爷的压力,要与许栀生个孩子,才做这种事,可他无法否认,许栀是美的,美的他即使是厌恶她这个人,也无法对她的身体无动于衷。

    许久,祁连骋调整情绪,侧过身,不咸不淡的回答,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  “你早就知道,我喜欢的人是安冉,不是吗?”

    许栀苦笑一声,仿佛是在自嘲。是啊,她早就知道了,在嫁给祁连骋之前,她就知道,这个男人心里就只有安冉。

    可是,她傻傻的以为,只要她用心的呵护这段婚姻,祁连骋就一定会回头。可事实却给了她一记耳光。

    许栀第一\/次反驳祁连骋,“既然你心里只有安冉,你为什么要娶我?难道就为了祁家的公司,你就可以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人了吗?如果是这样,祁连骋,你的爱也太廉价了。”

    几乎是话音刚落,祁连骋就伸手扣住了许栀的下颚,他用尽了全力,捏的许栀一阵生疼。

    “我和安冉的事,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。我现在也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,我是在通知你,我要和你离婚。”

    说完,祁连骋用力的将许栀甩开。一个不稳,许栀的额头就这样重重撞在床头柜上,柜台上的相框倒了,带倒了后面的药瓶,掉到地上,骨碌骨碌滚到了祁连骋的脚边。

    许栀顾不得额头上的剧痛,连忙伸手去拿,可祁连骋却先她一步。

    “不要……”许栀想要阻止他不要看,可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    祁连骋对许栀的反常有些诧异,将药瓶放到眼前,一看,冷着的眸子瞬间盈满怒火。

    “避,孕,药!”

    他将药瓶用力摔到许栀面前,怒视着许栀,一字一句,咬牙切齿的质问道,“这就是你一直怀不上孩子的原因?”

    许栀想要解释,可是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借口。

    每次和祁连骋来“例行公事”,她都会吃药,所以整整两年了,她一直都没有怀孕。

    许栀沉默了许久,突然就冷笑了一声,她仰头直视祁连骋,淡淡的回答,“是,我就是故意的!”

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看着许栀这般奇怪的神情,祁连骋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烦躁。

    许栀笑的愈发灿烂,她小声的说,“倘若我为祁家生下一个孩子,那我的任务是不是就完成了,你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我离婚,然后把安冉娶进来?”

    这件事,从来都不是秘密,可是从许栀的嘴里说出来,还是有些讽刺。

    “不管你有没有孩子,这个婚我们离定了!”

    祁连骋转身离开,大门重重的被关上,那一声巨响,换来许栀轻蔑的笑声。

    到最后,她还是输得一败涂地。

    第二章

    心口的痛,越来越明显了。许栀瘫坐在地上,紧紧捂着心脏处,却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  它好像空了,四处漏风,凉飕飕的,快要把血液冻住了。

    许久,她从地上爬起来,兀自的去到洗手间,清理额头上的伤口。许栀甚至懒得去医院了,止血之后就随便的贴了一块胶布,用刘海挡着,索性,她的美与丑都无人欣赏。

    空荡荡的别墅,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。自从嫁给祁连骋之后,她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,独自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别墅里,苦苦的守着那份卑微的婚姻。

    隔天,她起来准备会许家看看,许家最近的状况好像不太好,她有些担心。

    可刚到门口,她就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。

    “许小姐,祁先生吩咐过,没有他的允许,从今天开始你不可以再踏出这里一步。”

    许栀呆愣了许久,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回过神来,她被祁连骋软禁。

    她不敢置信的拿出手机给祁连骋打电话,

    “祁连骋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,你有什么资格软禁我?”

    “安冉怀孕了,在她生下孩子之前,你就乖乖的待在别墅里,哪里都不要去,我不希望出任何的岔子。”

    对面冷淡的说完这一句话,就挂断了电话

    听着里面嘟嘟的声音,许栀久久回不过来神。

    安冉怀孕了?

    可那与她有什么关系,他是觉得她会伤害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?!

    许栀又给祁连骋打了无数个电话想要解释,可祁连骋都没有接,最后,索性转到了语音信箱里。许栀知道,这是祁连骋在报复。

    之后她哭过,闹过,几乎是把别墅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,依旧再没有人出现。

    此后两个月,祁连骋都没有再出现。

    最后许栀快疯了,她跑进厨房里,拿了把水果刀冲到那两人面前,陡然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脖子,大声的嘶喊,“我要见祁连骋,否则我就死在这里!”

    最后,在许栀歇斯底里的胡闹之下,祁连骋在将近傍晚的时候,驱车来到了别墅。

    一走进客厅,就看到了许栀衣衫凌乱,一副颓废的模样坐在沙发上,祁连骋眼里的嫌恶毫不避讳。

    他踱步走了过去,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许栀陡然站起身,转身看着祁连骋,目光决绝。

    “放我出去!”

    祁连骋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,他看着许栀的眼神,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    感受到祁连骋冷漠的目光,许栀的心都被刺痛,她紧紧的握着拳头,努力的辩解道,“既然安冉怀孕了,那我们就早点离婚吧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不过,你想多了,我没什么兴趣去破坏你和安冉。”

    以前她还能拿爷爷做借口,可其实许栀比谁都清楚,爷爷当初同意这门婚事,全然是因为许家在生意上能帮助祁连骋罢了。两年了,许栀都没能生下一个孩子,许家的势力又大不如前,加上安冉在这个当口怀孕了,这段婚姻,多半是保不住了吧。

    本以为这样的退让,会让祁连骋松口。可是没想到,听完这番话,祁连骋突然就勃然大怒起来。

    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沓相片,狠狠的甩在许栀的脸上。

    他怒视着她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许栀,你背地里做的这些勾当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劝你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,别逼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