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低调做人免费阅读-孟蕉大结局

    时间:2022-09-22 23:21:06作者:大神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主角孟蕉小说《低调做人》完本,由著名作家“大神”倾心打造,是最近很火的一部言情小说,孟蕉小说文笔朴实,情节紧凑新颖,推荐大家观看。00 元左右一颗。再加点气象探测和七七八八运输保管还有人工费用,降雨一次几百万就下...

    低调做人免费阅读-孟蕉大结局

    天气太热,我爹怕我军训中暑,花了六千万包下 A 市一个月的人工降雨。可辅导员来「慰问」教官时,却透露自己家里有权有势,这次的人工降雨是她怕教官太辛苦,跟领导父亲求来的。

    我和教官亲哥对视一眼,疑惑——管理气象的领导不是我们邻居曾阿姨吗?怎么成她父亲了?

    雨是在下午降的,牛皮是雨停后在军训场吹的。

    得知是辅导员求的雨,同学们都很给面子,纷纷高呼牛掰,666。

    辅导员红着脸谦虚:「也还好啦~也就人工降雨发射架麻烦点,40 万,火箭弹成本其实都不高的,只要 4000 元左右一颗。再加点气象探测和七七八八运输保管还有人工费用,降雨一次几百万就下来了。」

    她瞥向一旁休息的教官:「我觉得很值,主要是太心疼席教官大热天的还要来我们学校训练新生~」

    我听了「噗嗤」一下笑出声。

    没想到啊没想到。

    我家掏钱下的雨,转头就被辅导员拿去吹牛皮泡我哥了。

    没错,「巧」得很。

    我们班席教官就是我的冤种亲哥。

    不过他跟我妈姓,叫席延。

    我跟我爸姓,叫孟蕉。

    他是隔壁国防科大的,知道我大一军训,特意打了申请来带我们班。

    他一来就被我们学院辅导员周粥看上了。

    我的笑声有点大。

    周粥听见了。

    不过她现在没空理我。

    悄默声白了我一眼后,她拿出一瓶冰镇可乐递给我哥:「席教官,我特意给你拿了最冰的可乐~」

    我哥淡声拒绝:「我们有纪律。」

    可周粥却用着撒娇语气:「这是我们学校统一给大家的福利啦,其他教官也让人送去了。席教官~这么多学生看着呢,你就给我个面子好不好?」

    声音之嗲,让我大热天都打了个冷颤。

    我哥应该也头皮发麻,求助的眼神看向我。

    我视若无睹瞥开目光。

    我还想看戏呢。

    而且大学期间,我想低调做人,

    并不想开局就让人知道我有个帅比教官亲哥。

    哥你自求多福吧。

    谁叫你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。

    于是,我不仁,他不义。

    他竟然从周粥手里接过那瓶可乐,直直向我走来。

    边走还边动作自然地拧开瓶盖。

    众目睽睽之下把可乐递给我后,他对其他人道:「这是你们周辅导员给你们带的福利,你们谢谢辅导员。」

    众人立马欢呼一声,冲向了周粥脚边那箱冰可乐。

    「谢谢辅导员!」

    那一刻,我看到周粥的脸都黑了。

    她死死盯着我仰头吨吨吨喝完那瓶可乐,像是要生吞活剥了我。

    嗐。

    我真傻。

    真的。

    我一时没经受住冰可乐的诱惑,竟被我哥祸水东引了。

    这可是「席教官」亲自给我开的可乐诶~

    周粥可不得恨上我。

    果然!

    下一秒,她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来到我面前,居高临下,脸色阴沉。

    可在我哥扭头看向她时,她立马换上一副为人师表的担忧面孔:「孟蕉同学,看到你我可算想起了正事。有人跟我反映,说你昨晚训练结束,跟一个中年男人上了一辆豪车,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……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?」

    话音落下,旁边喝着可乐的同学们目光纷纷聚了过来。

    「卧槽,有大瓜!」

    「什么?辅导员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?孟蕉她……」

    「不是吧……我还想追她来着……」

    众人已经控制不住议论纷纷了。

    而我:???

    2.

    昨晚我确实上了豪车去了酒店。

    我奶奶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办寿宴。

    那个中年男人是我爸派来接我的司机。

    可这从周粥嘴里描述出来,怎么感觉就变味了呢?

    我看了眼我哥。

    他本来被太阳晒黑的脸,似乎更黑了。

    周粥却很满意大伙儿的反应,不露痕迹地勾勾唇,继续苦口婆心状:「孟蕉同学,你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,我会帮你一起解决。身为你的辅导员,你要是走了歪路我会很痛心的……」

    这话就差直说了。

    我算是彻底懂了。

    周粥不知道我哥是我哥,还怕我哥会看上我。

    于是直接给我泼脏水。

    这话里话外,不就是跟我哥暗示我不检点,被老男人包养吗?

    可把我给气笑了。

    周粥借着人工降雨吹牛皮我本来是懒得揭穿的。

    没想到她还得寸进尺!

    去特么的低调!

    我哥的拳头也硬了,我觉得下一秒就可能落在周粥的脸上。

    我连忙握了握他的手,阻止了他。

    亲哥冤种归冤种,可不能让他为我犯了纪律。

    这事还得我来。

    不就是茶言茶语吗?

    谁还不会似的。

    我抬眼看向辅导员,吸了吸鼻子,眼眶说红就红:「辅导员,我不是,我没有,你怎么能瞎说?」

    「我知道,副校长是你叔叔,气象局领导是你父亲。你一句话,你叔就能给你开后门让你当上 A 大辅导员,你爸就能动用公款给你人工降雨。」

    「我是比不上你家世好,没人宠也没人爱,就像地里的小白菜。但我也有尊严和原则,怎么可能和老男人去酒店夜不归宿?」

    我茶言茶语完,立马听取卧槽一片。

    周粥刚才拿人工降雨吹牛时,同学们一时间还没意识到其中的深意,只会大喊 666。

    此时已经纷纷开始百度纪检举报电话了。

    然后下一秒,班级群里就有人发了张 A 市气象局真领导的百度百科截图。

    人群中也有人怯怯发声:「那个……我顺道百度了一下,A 市管气象的领导怎么是个女同志啊?」

    「我也是……我还百度了省级别领导,国家级别领导,没一个姓周的……」

    「啊这……辅导员,你爸爸是不是不姓周啊?」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