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南枝傅寒州小说诱她在线阅读作者澜笙

    时间:2022-09-23 00:16:07作者:澜笙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《诱她》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南枝傅寒州,是澜笙所著的言情小说,目前已完结。全文讲述了没给怀里这女人一点反应的机会,在看清楚她浴袍下穿得是什么的时候,手臂微微用力,她已经被傅寒州搂着腰肢抵到了门边的落地镜上。他身...

    南枝傅寒州小说诱她在线阅读作者澜笙

    当时那女人的脚正在他腿上暧昧的游走,对于这场刺激的游戏,显然双方都游刃有余,认为无人发觉。

    门铃响起时,她回过神,拢好了身上的战袍,本该由江澈亲自拆开的生日礼物。

    门开的瞬间,南枝几乎被吻得喘不过气,视线所及只能看到一双眼尾带着几分情潮的眼,直到高挺的鼻头辗转擦过她的鼻尖,她才看清楚来人——傅寒州。

    不过傅寒州可没给怀里这女人一点反应的机会,在看清楚她浴袍下穿得是什么的时候,手臂微微用力,她已经被傅寒州搂着腰肢抵到了门边的落地镜上。

    他身上有一股冷木调香,南枝在片刻的怔松后,闭上了眼睛,任凭自己沉沦。

    或许是她的主动点燃了傅寒州,他热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。

    可南枝不知道的是,电梯门刚响,江澈走到门口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。

    傅寒州单手将她的双手抵在头顶,一手撩拨她的发丝,整个身子都挡着南枝,在江澈愤怒的准备冲进来的时候,转过头,对着江澈邪肆一笑。

    江澈的脸瞬间惨白,傅寒州长腿一踹,门彻底关上了,还发出了酒店房门特有的音效。

    想来江澈下辈子都不会忘了刚才那一幕,不过不要紧,谁在乎呢。

    “第一次?”傅寒州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。

    南枝没回答,不过他的动作轻柔了很多,不像一开始那么狂热,南枝后半段只记得自己几乎全程都是挂在傅寒州身上的。

    莫名想起了以前聚会的时候,有其他人说过,傅寒州那身段,看起来就特别厉害,她觉得下次自己也可以现身说法了。

    凌晨4:30

    手机插上充电器后,才看到了里面有30个未接来电,全部来自于陌生号码。

    南枝没有打回去的兴趣,因为猜到了估计是江澈发现自己被拉黑后,用其他人的手机打来的。

    窗外的天还是灰蒙蒙的,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,想必傅寒州已经走了。

   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,已经被放在了沙发上,空调调整到了最舒适的温度。

    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觉得以前大家对于傅寒州的评价,还是太浅薄了一些,至少她昨晚那几次,是挺快乐的,非凡的体验。

    不过她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多待了,原本就是陪着江澈过来过生日,事到如今,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公司加班。

    起码后者能让她的老板高兴,前者是给自己添堵。

    南枝从不打算在这点上亏待自己,她在行李箱里挑选衣物的时候,浴室的门打开了。

    傅寒州也没想到洗个澡出来,能看到不错的福利,女人的身材很好,虽然瘦,但该有的地方很有料,微卷的长发映衬得肌肤越发白皙,也许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刚结束,她身上还有淡淡的粉色。

    活色生香,宛如女妖。

    这是傅寒州最深的感受。

    南枝的身形只是顿了一瞬,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,目光也在打量着傅寒州。

   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,毕竟在此之前,傅寒州给她的刻板印象,是自律,内敛,高冷,昨晚算是见到了另一面。

    傅寒州也没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,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视。

    尚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肌肉分明的轮廓滚落浴巾内侧,昏黄的灯光下,南枝竟然莫名想吹个流氓哨。

    “傅先生。”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沙哑的厉害。

    一声轻笑,显然是那男人发出来的。

    眼下的情形显然不适合彼此寒暄,南枝自暴自弃道:“我觉得你这样盯着我,不大合适。”

    毕竟他还有个浴巾遮身,她只有一头长发。

    且这样着实算不得好看。

    “你介不介意,再来一次?”

    南枝:?

    她僵硬得转动脖子,恍惚间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  “啪。”屋内最后一盏灯也被熄灭,男人将她拦腰抱起,南枝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  意乱情迷时才听到他在耳边道:“不好意思,有些食髓知味。”

    第002章 拒绝了他的要求

    傅寒州什么时候离开的,南枝并不清楚,只记得自己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。

    她也没指望傅寒州这种大忙人,有这个闲工夫坐下来跟她这种一夜情对象,聊聊昨晚的体验。

    总归他人帅活好,不亏。

    不过她没想到,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会这么快。

    这度假村是新开发的,以环境清幽著称,那就意味着远离市区,但她没想到叫个车都这么困难。

    “上车吧。”陆星辞将车停在南枝跟前的时候,她还有些意外,毕竟她不认为这开发区的少东家会记得她这么一号人物。

    “这地方不好打车,你去哪。”陆星辞随口问道。

    “市区。”

    “顺路,上来吧,我们也回去。”

    既然这么说,南枝也不矫情了,她跟陆星辞也就是几面之缘,大部分时候都是跟着江澈,但知道这位陆少是个出了名的好好先生,对女生格外优待,不过并不妨碍他换女朋友的速度。

    可惜她下一秒就后悔了,纳闷自己刚才怎么没听明白我们两个词的含义。

    车后座里正盯着电脑的男人,熨烫得笔挺的黑色西装裤,剪裁修身的白衬衫,颀长的身形,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,不是傅寒州是谁?

    行李箱已经被司机放进了后备箱,南枝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车,刚坐进来,傅寒州身上那熨贴了她一晚上的冷木香就萦绕了过来。

    车厢内一时间没人说话,南枝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小,视线挪向窗外,试图用外面清幽的环境,来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。

    陆星辞回头想跟南枝说话,一触及到傅寒州的表情,默默把头缩了回去,有点意思。

    车厢内本就安静,当手机震动声响起来的时候,南枝下意识去找手机,旁边有一双手动作更快一些。

    那双手昨晚细细描摹过她身体的每一处,此刻滑动手机面板,在她看来都透着几分暧昧。

    傅寒州本以为是工作消息,没想到是陆星辞发的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傅寒州微微蹙眉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傅寒州的镜片在手机光照下微微一闪。

    直接关闭了对话框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陆星辞恨不得扭头直接询问傅寒州细节,然而连环轰炸下,发现傅寒州直接给他拉黑了。

    陆星辞转移了阵地,直接在群里分享了这个消息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这一消息果然炸出了一圈深海鱼雷,纷纷询问到底是哪位天仙下凡,确定陆星辞喝醉酒发疯说胡话?

    傅寒州是谁啊,打小就没见他这死样子对什么人满意过。

    陆星辞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下南枝,说起来当初江澈第一次把她带来的时候,惊艳全场不为过,倒不是说真的漂亮到朋友,而是身上那股子气质,再正经的衣服穿在她身上,也能透出撩人的味道来。

    这样的女人,天生就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,何况她的眼神并不是刻意伪装的勾引,像猫,冷艳中又透着不可亲近。

    还寻思着江澈压不住这样的女人,没想到竟然跟傅寒州扯到一块去了。

    手机的信息在不停跳跃,南枝坐在后面有点头皮发麻了,因为她发现傅寒州好像在看自己。

    傅寒州的确在看南枝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

    南枝觉得那是一种,在丛林里,被一头黑豹死死盯住,等到最恰当的时机将食物叼走的既视感。

    直到南枝鼓起勇气扭过头想问他看什么的时候,发现他闭上了眼睛,正靠在后座休息。

    莫名地,她悄悄松了口气,或许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  等下了车,从此往后他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再无纠葛就是最好的结局。

    何况傅寒州这样的男人,绝对不会缺一夜情对象。

    中途陆星辞半路下了车,南枝直接忽略了他戏谑的眼神,打算在前面的路口也让司机停个车,自己完全可以坐地铁回去,再让她跟傅寒州待在一起,她快窒息而死了。

    “地址?”清冷的音调,不带任何情绪起伏。

    “不用了,我在这下车就……”

    傅寒州看了过来,眉梢微挑,南枝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。

    “铂悦府。”

    挡板缓缓升起,南枝猛地看向了傅寒州,男人有些不耐得扯了扯衣领,“你怕我?”

    “没有。”她不知道傅寒州这是什么意思,总不会是要她为昨晚的事情写个报告给他审批吧。

    听到她的回答,男人轻笑出声,配上他那张一贯淡漠的脸,倒是显得这一切如此的不真实。

    “昨晚上,胆子不是很大?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