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婚不宜迟:顾少宠妻有点忙最后章节 林簌顾南殊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

    时间:2022-09-23 01:33:18作者:夏雷炮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主角叫林簌顾南殊的小说叫《婚不宜迟:顾少宠妻有点忙》,它的作者是夏雷炮创作的言情小说,林簌顾南殊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:间都充满了不一样的气息。疼——一阵疼痛,让床上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,那张精致美艳的面庞...

    婚不宜迟:顾少宠妻有点忙最后章节 林簌顾南殊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

    第1章

    酒店的房间里。

    凌乱的床上一对男女紧密的纠缠在一起。

    散落一地的衣物,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不一样的气息。

    “疼——”

    一阵疼痛,让床上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,那张精致美艳的面庞上,淌满了汗水。

    男人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,随后炙热的气息又将两人包围....

    当次日的阳光透过窗帘,给这个房间带来一丝光亮的时候,躺在床上的女子,总算睁开了眼睛。

    身体的感受让林簌意识到昨晚的疯狂。

    房内除了她,再无旁人,对方已经离开,她甚至对对方的模样,都毫无印象。

    没想到刚回国,就将自己的清白稀里糊涂的给交代出去了。

    三天前,她接到婶婶傅兰的电话,说是有了弟弟的音讯。

    弟弟的失踪一直是她的心病,她急着赶回来,没想到却中了傅兰的圈套。

    也怪她过于相信自己的嗅觉,才会毫无防备的喝了那杯无色无味的水。

    身上的酸痛感,让林簌的眼眸里覆上了一层寒意。

    林家那群人想以此换得聂家资金上的资助,同时也给她堂妹林瑾换取一个好前程。

    真当她还是当初那个寄人篱下,忍气吞声的林簌吗?

    既然有胆子设计她,那就别怪她,以牙还牙了。

    林簌拿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  “将你上次所调查到的跟林瑾参赛有关的资料,全都发给我,立刻。”

    结束了通话之后,她从床上起身,面无表情的去浴室冲了个澡,将自己收拾齐整,然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    在她走出套房的那一瞬间,在一个隐秘的角落,闪过了一道白光。

    “总算拍到盛茂集团顾总的绯闻了!”记者满意的看了一眼相机中的几张照片,这些照片一旦流传出去,肯定会炸的。

    要知道,这顾南殊作为盛茂的总裁,一直是H市名媛眼中的老公首选,但他却没有流传出任何的花边新闻。

    如今被他拍到了这样一组照片,他已经能想象一大笔钱入账的情形了。

    ————

    林簌离开酒店后,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,往林家别墅去了。

    眼前的这栋别墅,她曾住了快十年。

    父母亲双双离世之后,就一直住在这儿,直到十八岁,她被他们丢到国外自生自灭去了。

    她刚走到别墅的大门口,客厅内就传来了傅兰尖锐的叫声:“什么?林簌她,她昨晚没在聂少的房里?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“我们亲眼看到她喝下那杯水的,而且还亲自将她送到了酒店房间的床上!麻烦你跟聂少爷解释……”傅兰的话说到一半,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    她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,聂子淮肯定是生气了。

    他们这次非但没能完成计划,还得罪了聂子淮。

    傅兰生气的将手机丢到了沙发上,然后一脸不满地看向了林继铭:“你到底怎么办事的,那药怎么会出问题?”

    林继铭也很疑惑:“咱们将她送到酒店的时候,她不是动都动不了了吗?”

    “那你说现在怎么办?公司和小瑾都还要仰仗聂少的帮忙。林继铭,我发现你办的事情,就没有哪一件是靠谱的!”傅兰只要事情不顺,就得数落林继铭一番。

    林继铭没反驳,但他的脸上分明流露出了不快之色。

    “我说错了吗?当年她把她爸妈克死后,你硬要把她接回来,说什么你妈特别疼爱这个灾星,只要咱好好对她,你妈没准就把你爸留下来的那份神秘遗产交给你。”

    “结果呢?你妈死了,什么都没给你留,咱们家还白白倒贴了那么多钱养一只白眼狼!要我说,她那个弟弟也是活该走丢,也是被她克的!”只要一想到这件事,她的心里头就气。

    傅兰的这番话,让站在门外的林簌,悄然攥紧了双拳,眼眸也更冷了几分。

    难怪奶奶一去世,林继铭就毫不犹豫的将她丢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去,大概是觉得没有做脸的必要了,也不愿意继续在她身上浪费钱了,就选择让她自生自灭了。

    林继铭听到这些事情,越发觉得心烦:“行了,都多少年前的破事,别再提了。现在应该想想,该怎么给聂少一个交代!”

    “交代?那你们谁来给我一个交代!”林簌从外走了进来,冷笑着望着他们,笑容里带着很明显的讥讽。

    第2章

    她原本还觉得叔叔林继铭好歹对她有养育之恩,但现在看来,她对他们真的没必要抱有任何的感激之情。

    他收养她,完全就是为了爷爷留下的遗产罢了。

    没想过林簌会在这个时候出现,林继铭脸色一变,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:“小,小簌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,也没跟我们说一声?”

    “跟你说一声?顺便再好好感谢一下,你们将我送到了聂子淮床上?”林簌毫不客气地讥讽道。

    林继铭被林簌反问得说不出话,傅兰则不以为然,她看着眼前出落得越发美艳精致的侄女,又想到昨晚的事,狠狠道:“我们养你这么多年,现在让你陪聂少一晚怎么了。他能看上你,那是你的福气,这样好的亲事,打着灯笼也找不着。”

    “既然是这样好的亲事,怎么不让你女儿去?如果有办法搭上聂子淮那样的公子哥,林瑾一定会觉得荣幸之至吧?”林簌的这句话讽刺意味十足。

    “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!”傅兰听到林簌这样嘲讽自己的女儿,顿时怒上心头,抬起手就要给林簌一巴掌。

    还没落下,林簌就眼疾手快的扼住她的手腕,笑容中带着一丝狠戾:“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,今天我不会动手。不过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再来踩我的底线。”

    说罢,林簌单手将手机里的那份资料打开了,并且将手机放在傅兰面前。

    她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林瑾获奖的那款香水,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作品吧?你说,如果我把这证据公布出去,林瑾会怎样?一时之间,那些赞美,也许就会变成各种讽刺跟攻击了吧?”

    “林簌,你敢!”傅兰显然有些意外,这件事情她们做的那般隐秘,林簌竟然会知晓,并且还有证据。

    效果达到了,林簌一把甩开傅兰的手。

    林继铭赶紧接话道:“小簌,再怎么说,你跟小瑾也是姐妹!你怎么能污蔑她呢!”

    “是不是污蔑你们心里清楚。”林簌有些失笑,“还有,你们想用我的身体换取利益,现在却又反过来跟我谈亲情,姐妹情,这是不是过于可笑了?

    “今天,我就把话撂这儿了,如果再来踩我的底线,就别怪我将手头的证据甩出去了。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看一看,到底先被毁掉的人是我,还是你们的宝贝女儿!”

    说完,林簌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,丝毫不顾身后所传来的傅兰的咆哮声,辱骂声。

    从林家离开后,林簌回到了订好的酒店。因为突然回国,她还没找到住处,只能先在酒店落脚。

    她刚到酒店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   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她有些冷的眉眼,多了一丝的柔和:“师傅。”

    “我听说你今天回国了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。

    “是。”

    “既然回国了,那就找时间去分公司报道吧。上次提过的盛夏之夜系列香水的项目,我打算全权让你负责。”

    “嗯,既然师傅信任我,那我肯定会将这个项目做好,不让你失望的。”她的师傅,是她生命中的贵人,也是她的恩师。

    五年前,她被林继铭跟傅兰直接送到国外,身上甚至连一千块现金都没有。

    为了活下去,她只能去找工作。

    因为从小就对各种香味特别敏感,所以她去了一家私人香料工坊打工。

    工坊的老板觉得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,就建议她去参加了当时国外的一场调香大赛。

    而她也是在这场比赛中结识了她的师傅,晏姿女士。

    师傅当时是以评委的身份出席的,作为调香届知名的传奇人物,她当年所创造的幽香系列的香水,让她在整个行业名声大震,从此也奠定了她调香大师的地位。而她也靠着在这方面的天赋,让自己一手成立的百姿集团慢慢的走向了国际,成为了这一行业的翘楚。

    这么些年,师傅给了她很多帮助,甚至出资让她去当地最知名的一所调香大学斯特顿大学读书,还为她引荐了一些调香大师,让她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。

    这次回国,一方面是因为,她在国外的课程都已经结束了,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尽快找到弟弟的下落。

    当然,也为了报答师傅的那些恩情。

    跟师傅聊完,林簌走进浴室准备洗漱,刚解开头发,却发现有些不对劲。

    她脸色一变,抬起手摸了摸,脖子上空荡荡的,那条她戴了十几年的项链不见了。

    第3章

    是落在那家酒店了吗?

    这条项链于她而言,真的有着很不一样的意义。

    当初父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医院,嘱咐过她:“一定要,保管好,这条项链……如果,如果你遇到,遇到……”

    他一直重复着‘遇到’这两个字,直到闭上双眼。

    条项链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林簌至今也不明白,但那是父亲临死之前留给她的,最宝贵的东西。

    不管怎样,她都要想办法找回来。

    想到这儿,林簌便转身出门去往那家酒店。

    跟酒店人员说明原因,拿上房卡进入房间。

    当她正在角角落落寻找项链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。

    “谁!”

    林簌立马转身,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    只见一个男人倚靠在门口,穿着昂贵且熨烫平整的西装,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。立体的五官,似乎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的一般,下颚的弧度很性感,那张薄唇在微微张开的时候,更是带来了致命的诱,惑力。

    而当他走过来,并且看向了林簌的时候,林簌脑袋里蹦出了四个字:惊为天人。

    这大概是林簌这二十几年来,所见过的长相最为妖孽的一个男人了,帅得人神共愤,尤其是那眼眸,时刻都在透着一股嚣张的气焰。

    “你是什么人?”林簌神色警惕的发问。

    男人也不着急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慢条斯理的伸出了他的手。

    骨节分明的手指间,正挂着那条林簌再熟悉不过的项链:“你的?”

    项链的坠子,在房间明亮的灯光的映衬下,泛着耀眼的光泽。

    透过那道光,可以看到坠子里面雕刻着复杂的图案,就好像也在预示着隐藏在这条项链后的不为人知的复杂秘密一样。

    “我的项链。”林簌上前就想接过项链,结果男人却后退一步,让林簌扑了个空。

    林簌眉头紧皱,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。

    男人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份东西,然后一言不发的递给了林簌。

    林簌一脸疑惑,又带着一丝警惕的看着他,伸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份文件。

    而当她看清印在这张纸上的几张照片的时候,眉头悄然皱了皱。

    所以,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是他?

    而且,昨晚的事情还被狗仔拍到了!

    虽然还不知晓这个男人的具体身份,但林簌看得出来,对方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,如果这些照片流传出去了,一定会引起轰动。

    心中对此事已经有了大概的权衡,不过,她并未将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,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想要怎么解决?”

    “媒体把照片发来,自然是想要封口费。不过目前,我还在考虑,要不要给他们这笔封口费。”男人的那双深邃的眼眸,定定的落在林簌的脸上。

    “为什么要考虑?像你这样的大人物,应该都不愿意传出什么绯闻的吧?况且,还是跟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。”昨晚的事怎么都不算光彩,林簌自然是希望,这件事能直接翻篇的。

   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,普通吗,倒不一定。

    他的唇角滑过了一抹不太明显的讥诮的笑。

    “昨晚上的事情,我愿意对你负责。”他收回视线,简洁明了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。

    负责?给钱吗?

    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:“不必了,这件事原本就是我的问题,不需要你负责。”

    虽然昨晚她是第一次,但记忆里昨晚是她主动的。

    男人直接忽略了她的拒绝,再度强调:“我说的负责,是要娶你。”

    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