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》完结版在线试读 《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时间:2022-12-05 01:26:41作者:白小粥来源:ygscx

    小说简介:新书推荐,《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》小说是白小粥最新写的一本重生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洛儿容瀛,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,节选精品:看。“混账!”他使了个眼色,身后的贴身侍卫出动,朝着苏洛儿走去。但是那人刚走...

    《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》完结版在线试读 《重生后腹黑太子在我怀里装可怜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“我不回去,回去肯定会被送给安王,我还不想死......”

    苏洛儿一脸惊恐的摇头,模样柔弱又可怜。

    但是身形却一点也不含糊,穿梭在四五个家丁中间,那些家丁就像是喝醉了一样,完全抓不住人,还莫名其妙的全都撞到在地上,哀嚎不已。

    苏至脸色难看。

    “混账!”

    他使了个眼色,身后的贴身侍卫出动,朝着苏洛儿走去。

    但是那人刚走到苏洛儿面前,却突然噗通跪倒在苏洛儿面前。

    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苏至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,怒吼。

    贴身侍卫却瞪圆了眼,身体不受控制。

    “还不快给我起来?”

    这惊悚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解,只有苏洛儿一脸惊喜,昂头看着天上傻笑。

    “父亲,是你在保佑女儿吗?”

    此话一出,所有人脸色都变了。

    而那侍卫依旧一脸惊恐,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难道是真的闹鬼了?

    就连苏至都浑身一颤,眼神闪烁。

    “装神弄鬼,别以为......”

    接下来的话,消失了。

    苏至胸口一疼,嘴巴还在动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  “鬼!真的闹鬼了!”

    “苏至卖侄女求荣,靖康侯回来报仇了!”

    “卑鄙小人。”

    苏至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他掐住自己的脖子,努力想要说话,想要解释,想要像以前一样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,然后把苏洛儿送去安王府,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换回来。

    但是他做不到,他说不出话来。

    难道真的是哥哥回来报仇了?

    他疯狂的摇头,一路后退,眼神逐渐变得惊恐。

    “我没......”

    他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。

    “叔叔,你没事吧,叔叔?”

    苏洛儿一脸关心,身后的手却捏着一根银针。

    他们动不了说不了话,都是她用银针封住了穴位。

    想要算计她。

    做梦。

    “别......过来。”

    苏至惊恐的摇头,他也动不了了。

    不会真的是死去的哥哥回来报仇了吧?!!

    “我错了......”

    见他终于放松了心理防线,苏洛儿眯起了眼,又是一根银针弹了过去,苏至终于能清楚的说话了。

    “别回来找我,我错了,我不该把苏洛儿卖给安王,我错了......”

    他惊恐的把自己的私心全都说了出来,周围的观众恍然大悟。

    原来,苏至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,连自己的侄女都要利用。

    狼心狗肺,卑鄙下流。

    苏洛儿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  这效果还行,只要苏至的丑陋面目解开了面纱,她就能让苏至怎么吃下靖康侯府的一切,就怎么吐出来。

    “这是怎么了?”余氏匆忙追出来,一看到苏洛儿就想上前打人,她红了眼,伸手就去抓苏洛儿的头发。

    “你这个***,疯子!还不赶紧滚去安王府,把曼珠给我换回来!”

    “该死的***!”

    眼看她的手就要抓上苏洛儿的头发,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人群传了过来。

    “我看谁敢动她。”

    所有人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    一道颀长的白色身影缓缓走来。

    “太子殿下??!!”

    苏至和余氏都愣了一下,急忙上前行礼。

    “不知殿下到来,有失远迎,万望恕罪。”

    容瀛先用余光扫了眼苏洛儿,然后目光才落在眼前神色仓皇的苏至和余氏身上。

    “本宫只是路过。靖安侯,大庭广众之下,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  “这丫头在外边丢人现眼,我们正想将她带回去呢,让殿下见笑了。”

    “丢人现眼的不是你们吗?”

    容瀛冰冷的视线盯着地上的二人,他的声线毫无起伏,却无端让人听着心惊。

    苏至和余氏脸上原本挂着谄媚的笑容,听了容瀛这话,表情瞬间僵硬。

    “殿下,这丫头方才所言都是胡说八道......”

    苏至急忙想要解释,但容瀛可没工夫听,更不想听。

    “本朝爵位向来是子承父位,然后才是兄终弟及。倘若侯爷的爵位不是诓来的,那便是他们兄妹拱手相让,如此的话,他们兄妹应该是有恩于你。你若非狼心狗肺,就不该恩将仇报,在这大街上刁难苏小姐。”

    容瀛这番话有理有据,围观的百姓连连点头,表示赞成。

    更多鄙夷的目光落在了苏至和余氏的身上,两人顿时窘迫不已,面红耳赤起来。

    余氏狡辩道:“殿下有所不知,这丫头得了疯病,我们是担心她会在外边伤人,所以才只能用些手段带她回去。”

    苏至连忙跟着点头附和。

    容瀛淡然:“哦?她得了疯病你们还要将她许给安王,是想害安王不成么?”

    苏至和余氏又被问住了,两人面面相觑,冷汗都快要滴了下来。

    容瀛正色道:“苏至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本宫劝你立即到靖安侯灵前敬香请罪,从今往后,善待苏家兄妹。”

    苏至心虚,又不占理,且太子发话了,只能垂首领命。

    容瀛瞥了眼苏洛儿,旋即转身回到了马车上,起驾离去。

    百姓们对这位储君明辨是非,以理服人的做法赞誉有加,直言有这么一位储君是百姓之福、天下之幸。

    苏至和余氏生怕被百姓们声讨的唾沫给淹没,哪里还顾得上苏洛儿,悻悻地逃回府里去了。

    苏洛儿向主持公道的百姓们致谢后也回到了府里。

    她知道,经此一事,虽然他们兄妹的生活环境仍不会有什么改善,但苏至和余氏短时间内也不敢再来找他们的麻烦了。

    这下,她可以安心为兄长治病了。

    苏无缺成人模样,却只有五岁孩童的心智,活泼好动,很难主动配合治疗。苏洛儿哄他喝下了安眠药,和锁玉一起将他扶到椅子上坐好。

    “锁玉,你扶着大少爷的头。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苏洛儿打开针囊,取出银针过火,蘸了她特制的药水,然后捏着银针,轻轻旋入了苏无缺头顶穴位当中。如此反复,数十根银针插遍了头部多处要穴。

    锁玉看得吃惊,“小姐,你何时学得这般医术?”

    苏洛儿无法向她解释清楚,就编了个故事,说自己梦里拜师,学成了一身医术。

    虽然不可思议,但锁玉还是相信了小姐的话。

    在这个相信怪力乱神的年代,若有难以解释的情况,鬼神之说便是最好的解释。

    半炷香后,苏无缺满头大汗,眉头紧锁,接着五官抽搐起来,神情显得非常痛苦......

    排行榜